[聽見詩歌] [南朝民歌]《西洲曲》

日期:2020-07-03來源:轉自網絡點擊:2938 字號: 手機:

掃描微閱讀

注意極速瀏覽器不支持 Media Player插件,請使用兼容模式或者用IE瀏覽器!
何家英《采蓮圖》

《西洲曲》最早著錄于徐陵所編《玉臺新詠》,是南朝樂府民歌中最長的抒情詩篇,歷來被視為南朝樂府民歌的代表作。詩中描寫了一位少女從初春到深秋,從現實到夢境,對鐘愛之人的苦苦思念,洋溢著濃厚的生活氣息和鮮明的感情色彩,表現出鮮明的江南水鄉特色和純熟的表現技巧。全詩三十二句,四句一解,用蟬聯而下的接字法,頂真勾連。全詩技法之“巧”,令人拍案叫絕。

《西洲曲》寫作時間和背景沒有定論,一說是產生于梁代的民歌,收入當時樂府詩集,另一說是江淹所作,還有一說在明清人編寫的古詩選本里,又或作“晉辭”,或以為是梁武帝蕭衍所作。

《西洲曲》

憶梅下西洲,折梅寄江北。

單衫杏子紅,雙鬢鴉雛色。

西洲在何處?兩槳橋頭渡。

日暮伯勞飛,風吹烏臼樹。

樹下即門前,門中露翠鈿。

開門郎不至,出門采紅蓮。

采蓮南塘秋,蓮花過人頭。

低頭弄蓮子,蓮子清如水。

置蓮懷袖中,蓮心徹底紅。

憶郎郎不至,仰首望飛鴻。

鴻飛滿西洲,望郎上青樓。

樓高望不見,盡日欄桿頭。

欄桿十二曲,垂手明如玉。

卷簾天自高,海水搖空綠。

海水夢悠悠,君愁我亦愁。

南風知我意,吹夢到西洲。

吳冠中《紅蓮》

詩歌賞析

 這首《西洲曲》最早被收錄在徐陵所編的《玉臺新詠》中,后又被郭茂倩收入《樂府詩集》的“雜曲歌辭”。陳胤倩在《古詩選》中將其譽為“言情之絕唱”。全辭沒有任何佶屈聱牙的字句,卻營造了一種時間、地點、抒情主人公均不確定的朦朧意境,千載之下,以撲朔迷離的魅力感動著世世代代的讀者。

 關于這首詩的抒情主人公究竟為男為女,一直以來都頗具爭議。時至今日已經無法追究真相。今天只想以我的一己之見再度詮釋這首樸素卻美麗的情歌。

 在我看來,這是一首男子思戀女子的詩。男主人公身處江北,而他的意中人則身處西洲。冬去春來,他折下一枝梅花,隔著空間的距離,開始了對遠方戀人一舉一動的猜想。自己懷人,卻幻想著對方在思念自己,這是溫柔敦厚的古詩詞慣用的手法。

 

 憶梅下西洲,折梅寄江北。

 單衫杏子紅,雙鬢鴉雛色。

 

 在男子的想象中,此時女子也正在思慕著自己,并且折下梅花給他寄來。秦觀《踏莎行》中就說:“驛寄梅花,魚傳尺素,砌成此恨無重數”?!懊贰迸c“媒人”的“媒”是諧音的。古時交通不便,跨越千山萬水的相思往往只有靠這滿含寓意的信物來傳達、來化解?;蛟S古時的信差才是這世間最幸福的職業吧。

 身著杏紅色單衣,雙鬢如雛鴉的羽毛柔軟而烏亮。這是全詩對意中人形象的第一次正面描述,但詩人并沒有說她五官生得如何貌美,僅用衣服、頭發就匆匆描過,讓你對其美貌存有無限的想象空間,卻又只覺得親切無比。

 

 西洲在何處?兩槳橋頭渡。

 日暮伯勞飛,風吹烏臼樹。

 樹下即門前,門中露翠鈿。

 開門郎不至,出門采紅蓮。

 采蓮南塘秋,蓮花過人頭。

 低頭弄蓮子,蓮子清如水。

 置蓮懷袖中,蓮心徹底紅。

 憶郎郎不至,仰首望飛鴻。

 

 伯勞鳥、烏臼樹、紅蓮,這些都是夏天的物什。詩人從春天開始懷想戀人的一舉一動,這份懷想隨著時間延伸,來到了夏季?!按溻殹敝复庵腥?,詩人想象著女子終日坐在家中思念自己,每每感覺聽到腳步,總以為是自己歸來,欣喜地開門卻迎來一場空。就像鄭愁予的《錯誤》,多少達達的馬蹄都只是美麗的錯誤;又像溫庭筠的《望江南》“過盡千帆皆不是”,只能任憑“斜暉脈脈水悠悠”。

 思念無可排解,女子只能靠采蓮勞動來轉移注意力。在詩人的想象中,他仿佛看到自己心愛女子唯美的臉蛋掩映在荷花中,“芙蓉向臉兩邊開”,兩者一樣美麗動人??墒菍ε佣?,采蓮非但沒有化解相思之苦,反倒引發了另一重相思,“芙蓉”象征“夫容”,“ 蓮子”象征“憐子”。詩人想象的采蓮畫面中,女子又開始了對自己更深一層的思念。

 

 鴻飛滿西洲,望郎上青樓。

 樓高望不見,盡日欄桿頭。

 欄桿十二曲,垂手明如玉。

 卷簾天自高,海水搖空綠。

 

 夏去秋來,詩人的想象進入了秋季,女子的等待也進入了秋季。如果說前面的思念還是淡無痕跡的話,秋天的思念則帶上了幾分哀傷?!傍櫻恪痹诠糯莻鬟f信件的使者,可是女子望盡漫天飛鴻,卻沒有收到意中人的絲毫消息。

 女子的絕望恰恰是詩人的絕望,他想象著意中女子登高懷遠,卻“欲寄彩箋兼尺素,山長水闊知何處”,剩下的只有從早到晚永無止境的遠望與等待?!按故置魅缬瘛?,這是第三次正面寫到女主人公,同樣沒有五官描寫,只是一只如玉般潔白的纖纖細手,絕望卻又執著地垂著。

 在古詩詞中,“綠”這種顏色是和傷心連在一起的,無盡頭的觀望看到的卻是無盡頭的傷心的顏色。詩人行文至此,在虛構的意中人的絕望中徹底感到了窒息,悲不自勝處,只能直抒胸臆:

 

 海水夢悠悠,君愁我亦愁。

 南風知我意,吹夢到西洲。

 

 南風是春夏季節的風,可見詩人此時已經由深秋的幻想回到春天的現實,期待著南風去化解女子的絕望,告訴她:我正像你想念我一樣想念著你,你的憂愁就是我的憂愁。盡管空間相隔,我們的心始終是在一起的。

 記得一首歌詞寫道:“思念沒有聲音,卻能顛倒乾坤”。有什么東西能比跨越四季,跨越千山萬水的思念更有力量呢?花未全開月未圓,“等待”也許是這世間最接近詩意的方式吧。希望這世間所有的等待都有結果,所有的光陰都不被虛度。

 今天的分享就到這里,下期再見。

名稱:電話:
共0條評論

發表
pk10如何将100玩到一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