費孝通(五):祿豐“田野調查”的住所

日期:2020-01-08來源:楚雄統戰網作者:文/楊春華 圖/高玲點擊:2039 字號: 手機:

掃描微閱讀

編者按:習近平總書記在《談談調查研究》一文中強調指出,“調查研究不僅是一種工作方法,而且是關系黨和人民事業得失成敗的大問題”“調查研究是做好領導工作的一項基本功,調查研究能力是領導干部整體素質和能力的一個組成部分。”在《廣東考察工作時的講話》中指出,“到邊遠地方去,同群眾聚一聚,見一見,聊聊天,有什么不好?有些地方待上一天也可以,把情況摸透了,心中更有數。搞得深一些,比浮光掠影、走馬觀花走好幾個點效果要好。關鍵是不要弄虛作假。”

著名社會學家、人類學家、民族學家、社會活動家,中國社會學和人類學的奠基人之一,全國人大常委會原副委員長、全國政協原副主席、民盟中央原主席費孝通先生三四十年代在云南大學任教期間,只身數次分別深入楚雄州祿豐縣開展社會調查,撰寫了《祿村農田》《易村手工業》等著名的調查報告,提出既符合當地實際,又具有全局意義的重要發展思路,在全國乃至在國際形成廣泛社會影響,也留下許多調研作風務實的佳話和軼事。對費孝通先生在祿豐開展的田野調查再作抽絲剝繭的觀察和細致入微的研究具有積極的意義。

80多年前,在當時各種條件異常艱苦的時期,費孝通先生在祿豐的“祿村”“易村”開展為時數月的社會實踐調查,是不是與群眾同吃同住同勞動?我一直在想這個問題。

據了解,費孝通先生在祿豐開展“田野調查”時的住所,或住村民家,或住“公房”。住村民家是需要了解情況、掌握民情,住“公房”是避免擾民,便于整理素材和書稿。其實,費孝通先生在祿豐開展“田野調查”時對住所的選擇,遠不是一句簡單的判斷所能回答。

那么長的的時間在兩個小村里開展深入調查研究,是固定地住在哪一家?還是輪流著住,一家住幾天?還是自己???都是一個有趣的話題。披覽手中可以查找得到的所有資料,比如《祿村農田三十年》《重訪祿村》《江山代有才人出》《云南三村》序等,均未述及。

當我們深入到“易村”“祿村”的時候,當地村民便很高興地告訴我們,費孝通先生當年開展田野調查不僅住在農戶家,還住在村后的小廟、村前的文昌宮,他不喜歡打擾人家,當然也需要一個人靜靜地整理白天調查的素材。在李珍莊村,九渡村委會書記畢長華還帶著我們,一家家到當年費孝通先生住過的農戶家,告訴我們據村里的老人說費老當年住在哪間,住了多久等等。在幾戶當年費孝通先生曾經住過的村民家的院落中,畢長華不是撫摸著那些斑斑駁駁的木門,就是凝視著那些刻印著“大字報”的土墻,感嘆道費老的或挑燈夜戰、或灑掃庭除,或與民鄉親、或挑水洗菜,細細碎碎、滴滴點點都是諸多極易做到卻又變成難以做到了。

說及費孝通先生當年在村里開展調查研究時住過的居所,畢長華異常地感興趣,來精神了,很干脆地說:“走,到村后的山坡山看看費老住過的地方。”

費孝通先生居住過的這個居所,是一個小廟,現在已經十分破敗不堪,風燭殘年。我們一行人,大約爬了十多分鐘的坡,就到了。我們在那里拍了幾張照,已經難以想象80多年前,費孝通先生開展長時間的社會調查研究時竟然選擇在這么一處偏遠、簡陋、不遮風擋雨的小廟居住下來,僅僅是不忍擾民、靜心寫作么?我似乎找到了答案,卻似乎沒有找到答案。

站在小廟的門前,往西望去,李珍莊村盡收眼底,炊煙裊裊地升起,彌漫,彌漫,升起,遠處如黛的青山、碧綠的翠竹、平闊的田疇在藍天下,靜謐著,緘默著。

“這里是費孝通先生居住過的小廟,住了一段時間后,村民們覺得,費老離大家遠,沒電沒水,有狼有虎豹,不放心,便把他請到村子前面的文昌宮里居住。那里,離村近,前面是田地,后面是村子,更好住一些。”畢長華說,“走,咱們還是一起走下去看看,你們來一場,一處一處地看看費老當年在村子里搞調查研究的地方,才感受得到他老人家的精神、他老人家的風范。”

文昌宮顯然比村后的小廟要好得多。但椽腐墻蝕、木柱凋落,蒿草萋萋、蜘網獵獵,一派狼藉。

我們只靜靜地聽畢長華介紹費孝通先生當年居住在這里的那些時日里的瑣事,一個也不出氣,就連走路都把腳步放得格外輕,仿佛驚擾了費孝通先生幽守在這里的魂。

從李珍莊村到在大北廠村,我們剛好進村就遇見該村時任高峰鄉黨委書記的王育敏周末回家,正準備出門返回高峰鄉去上班,知道我們來拜謁尋找費孝通先生的足跡,他很高興,還有些興奮,帶著我們一家家地一邊走一邊向我們詳細介紹。“

這眼是費孝通先生曾經汲取飲用水的古井,是他經常在這里洗衣洗菜的地方。”王玉敏說,從這里出去,往西拐,數十步,就是費孝通先生曾經居住的地方。

最近,實施“棚改”,推進“棚改”,費孝通先生當年居住過的民房也在拆遷之列,不日,這些見證著一段輝煌歷史的民房將被新的規劃建設所取代。費孝通先生居住過的民房也將不復存現。畢竟它們是國家領導人住過的民房,是大北廠村人代代相傳、念念不忘的費孝通先生住過的居所,個個都很懷念它,拆了覺得很惋惜,但誰也無法阻止歷史前進的車輪、社會發展的洪流。王育敏這個漢子在介紹這些情況的時候,分明地難以掩飾內心的情愫,淡淡地說,還是應該給它保護下來,應該保護下來。

老實說,費孝通先生開展社會調查研究居住過的地方真觸動了我的筆端,但還是不去描述這些住所了,因為,在這里,所有的語言都顯得蒼白。

 

 

 

 

名稱:電話:
共0條評論

發表
pk10如何将100玩到一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