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樹之殤

日期:2019-11-14來源:投稿作者:李云祥點擊:3486 字號: 手機:

掃描微閱讀

我的家鄉在云南省祿豐縣勤豐鎮馬街村委會。家鄉各自然村組環小山包坐落,東鄰春城---昆明,西傍成昆鐵路;東見武易高速公路,西瞧長廣高速公路。碧波蕩漾的黃坡水庫如翠綠的翡翠沿西、西北、西南三面環飾著它。家鄉房屋密集,人口稠密,也算人杰地靈之地吧。家鄉讓我驕傲的不是某人、某事,而是記憶中小山包頂,環繞馬街小學的二十余株古樹——古黃連茶樹[學名:黃連木(Pistacia chinensis Bunge)別名:黃連茶]。

黃連茶樹古老、高大、蒼勁。它們伴我度過了無數美好的童年時光,讓我引以為驕傲。

我才記事時這些黃連茶樹就讓我印象深刻,到現在為止我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影響的。

也許是黃連茶樹古老的氣息影響的原因吧。這些黃連茶樹雖然大小不一,但是都布滿了粗糙的樹皮,一塊塊、一條條,勾勒出深深的紋路,就像爺爺、奶奶額頭久經風霜的皺紋。這些黃連茶樹雖然高矮不一,但是都有各式各樣的樹洞,深的、淺的、大的、小的,奇形怪狀、等等不一:深的,洞內黑漆漆的,伸手摸不到底,正是鳥獸、蟲類的棲身之地;淺的,有的積滿了灰土,淘氣的小花、小草、小樹,不知何時悄悄地爬了進去,生了根,發了芽,我們常常想采摘下漂亮點的花草來栽種,但它們都是長在樹干上高不可及的地方,我們也只有隨時留意著欣賞欣賞了;有很淺的不積灰土,專積雨水,大雨過后,清幽幽的雨水會存留好幾天,我們玩累玩渴了,都會撅著小嘴輕吸個夠,那水的甘甜,樹脂的清香都一股腦地吸進體內,溶為了一體,這特別的味兒永遠銘刻在我記憶的里程碑里;大的,可以容得下人們爬進爬出,是我們頑童躲貓貓(捉迷藏)的好地方;小的,都露出了黃連茶樹肌肉的古老滄桑,有的肌肉上布滿了縱橫交錯的裂紋,有的肌肉上布滿了大大小小的蟲洞,有的肌肉直接腐爛成漆黑的樹泥,讓我們很容易就能認得出它們經歷了許許多多的滄桑歲月。

也許是古黃連茶樹的高大吸引了眼球的原因吧。這些古黃連茶樹,最大的要七八個大人手牽手才能合圍得過來;小的也要兩個或三個大人才能合圍得過來;最高的枝葉茂盛,有八九十米高;矮的枝葉蓬勃,也有二三十米高。

也許是古黃連茶樹蒼勁的力量震撼的原因吧。這些古黃連茶樹枝葉茂盛,雖然它們的枝干蒼老,但是它們卻沒有一點點垂暮之態,而是盡顯剛毅之美。它們就像我們南方飽經風霜的粗獷漢子,總倔強地把根深深地扎進腳下的紅土地里,不管風吹雨打,總頑強地挺直腰板,站出各種醉人的身姿。最能體現這些古黃連茶樹美感的是它們的根。這些根部,大的如卡車般一樣大小,小的比臉盆還要大,形狀如手掌的、如蜘蛛的、如螃蟹的……都伸展著橫七豎八的根,向地面四面八方延伸開來,又死死地抓住紅土地,一頭深扎進去。形狀如磐石的、如石鼓的、如石柱的……都害羞地把那奇形怪狀的根深藏在了紅土地里,給我們留下了無限的遐想。最大的根部大如卡車,形如八爪章魚,舒展開的觸手狠命地抓向紅土地的深處,猶如逮到了一個巨大而又垂死掙扎的獵物,身上卻輕松自如地托住巨大的樹干、茂密的樹冠,透射出的是征服一切的巨大力量,是誘人的陽剛之美。

上學后,古黃連茶樹下成了我們玩樂的天堂,古黃連茶樹也成了我們不可缺少的好伙伴。

古黃連茶樹的葉子如椿樹葉似的,只是古黃連茶樹的葉子更細小,細小的葉子加上高大的樹干、密集的枝杈,古黃連茶樹把整個樹冠都遮擋得嚴嚴實實的。

秋天各種雛鳥已經長大,喜歡躲藏在古黃連茶樹稠密的枝葉之間,各種稀奇的昆蟲出沒于古黃連茶樹周圍,這正是我們頑童賞鳥、捉蟲的最好時機。

喜喳兒[學名:喜鵲(Pica Pica)別名:喜喳兒]在古黃連茶樹冠之巔,成雙成對地嬉戲歡唱,歌聲悅耳動聽,正是我們想捉來飼養的首選鳥兒;鳥巢建在高處樹洞里的八哥[學名:八哥(Acridotheves cristatellus)別名:黑八哥],三五成群地出入在其巢穴周圍,并爭先恐后地比弄著婉轉的歌喉;兇悍的霆靈哥[學名:黑卷尾(Dicrurus macrocercus)別名:霆靈哥]尖叫著驅啄一切進犯其領地的敵人,就連大型鳥類喜喳兒、老哇兒[學名:烏鴉(Corvus)別名:老哇兒]都是它們驅啄的對象;形只影單的土畫眉[學名:棕背伯勞(Laniusschach)別名:土畫眉]獨占一個有利的枝頭,伸長脖子,變換歌喉,婉轉地唱著不同的歌曲;頭戴橄欖色頭巾,身穿棕黃色襯衫,外套翠綠色大衣,一雙機靈的大眼睛,一對棕紅色的大爪子,一張橘紅色的大嘴又尖又長的大綠翠[學名:翠鳥(Alcedo)別名:大綠翠;大綠zhuǎ]既漂亮又威武,它經常飛到古黃連茶樹上,嘰—嘰嘰嘰,嘰—嘰嘰嘰地歡唱幾聲;不識時務的老哇兒也會時常光臨古黃連茶樹冠之巔,哇—,哇—,哇—地歡叫一氣,而打破林間和諧的奏鳴曲;夜幕剛降臨,鹽老鼠們[學名:蝙蝠(Vespertilio Superans Thomas)別名:鹽老鼠]就爬出樹洞,無聲地翱翔在墨色的夜空中,在林間、在枝頭、在空中急速掠過,如下雨前的小燕子們低空疾馳飛掠,也如下雨前密集的蜻蜓靈巧飛閃,只有掠過頭頂,劃過耳邊才能聽到它們呼扇翅膀發出的微弱聲響,剛寧靜下來的林間又被這些夜的精靈們渲染得生機勃勃;深夜,老恨夫[學名:貓頭鷹(Strigiformes)別名:老恨夫]偶爾會躲藏在古黃連茶樹上,咴—嗚,咴—嗚地恐嚇著不肯入睡的小淘氣包們……

這些可愛的小精靈們讓我們眼饞得要命。我們總想用先進的武器——皮槍(彈弓,小淘氣們自制的)打下幾只來飼養,但都因為古黃連茶樹高、枝密,所以我們從來沒有成功過,我們也就只能眼饞地駐足觀賞觀賞這些可愛的小精靈了。

昆蟲是古黃連茶樹直接饋贈給我們的寶貴禮物。

夾夾蟲[學名:鍬甲(Lucanidae)別名:夾夾蟲]有大的、小的、黑的、黃的、花的、翠綠的,它們最威猛的就是前顎長出的一對大夾夾,大夾夾有如鹿角的、有如鷹嘴鉗的、有如牛角的,讓我們見了就愛不釋手;大綠蟲[學名:綠羅花金龜(Rhomborrhina unicolor)別名:大綠蟲]渾身翠綠耀眼,是我們最愛捉來進行飛行比賽的昆蟲,和大綠蟲類似的甲蟲還有黑的、花的、灰的、黃的,但是這些甲蟲都不如大綠蟲漂亮、愛飛;古黃連茶樹底下的紅土地里也有可愛的昆蟲,我們移開馬糞(或牛糞)堆,就能挖掘出頭部的角長得如三角龍一樣的大錐頭[學名:蜣螂(Scarabaeidae)別名:大錐頭(雄性蜣螂)]、頭部如鐵鏟一樣的鏟鏟頭(雌性蜣螂)、貨郎蛋兒(蜣螂的一個種類,會一邊走一邊嘰嘰怪叫的)……這些甲蟲都是斗蟲時的優秀選手。

在這收獲的季節里,每天都有三五成群的小伙伴把捉到的昆蟲分類進行比賽——斗蟲。或頂架比賽,把兩只不愛飛的昆蟲頭對頭擺好,并撓著它們的屁股前行,進行頂撞,掀翻的、撞到一邊的輸。夾夾蟲對夾夾蟲、夾夾蟲對大錐頭、大錐頭對鏟鏟頭……比賽精彩極了。大夾夾蟲幾乎是所向披靡,也只有大錐頭偶爾能敵得過它,因此大夾夾蟲、大錐頭是我們最希望捉到的。或飛行比賽,把兩只愛飛的昆蟲拴上細線,墜上同樣的輕巧物件,看那一只昆蟲飛得最遠就贏。大綠蟲對大綠蟲、大綠蟲對大黑蟲[學名:暗藍異花金龜(Thaumastopeus nigritus)別名:大黑蟲]、大綠蟲對灰甲蟲、大黑蟲對花甲蟲……我們各自跟著自己的選手,一邊跑一邊叫:“快飛!加油!”贏的又叫又跳,高興極了,輸的也不氣餒,正安撫著自己的小精靈呢,為下一場比賽養精蓄銳。最讓人受不了的是大綠蟲(或者大黑蟲)對其它甲蟲的比賽,其它甲蟲懶惰,不愛飛,每賽必輸,因此我們萬不得已才捉不愛飛的甲蟲來比賽。或讓愛打洞的昆蟲進行打洞比賽。或讓愛掐架的昆蟲進行咬架比賽……

在這個季節里,我們驚喜地接受著古黃連茶樹的無私饋贈,忘我地享受、玩樂,歌聲、笑聲感染了古黃連茶樹,它們也嘩嘩嘩地歡呼、歌唱,并快樂地拋下一片片樹葉與我們跳躍、飛奔。親密的好伙伴——古黃連茶樹,總讓我們玩樂得忘了準時上學、準時歸家,以致于總被老師批評,父母怒打,而且批評、怒打也只能管效一兩天。我現在都想不通好伙伴的魅力怎么會那么神奇!

初冬,古黃連茶樹的葉子所剩無幾,暗紅色的葉子把一串串、一簇簇鮮紅色的果實襯托得更加鮮艷奪目。溫暖的陽光照射到古黃連茶樹稍時,成群結隊的鳥兒就蜂擁而至,啄食古黃連茶樹的果實,如花椒果一樣的古黃連茶樹果伴著樹葉紛紛揚揚地灑落一地。大的、小的、黑的、黃的、綠的、花的,各式各樣的鳥兒嘰嘰喳喳地穿梭在古黃連茶樹稍之間,瞬間把林間的寧靜、寒意驅散得蕩然無存,給我們帶來了無限的熱情與活力。這些不知名的鳥兒準時趕集似的歡集四五個星期后,古黃連茶樹的果實就被它們掃蕩一空,只留下突兀的古黃連茶樹述說著另類的美麗。

北風呼嘯的時候,古黃連茶樹已經光禿禿的了。古黃連茶樹最讓我們敬畏的是寒風凜冽、陰冷陰天的時候。刺骨的寒風呼呼地吹向赤身裸體的古黃連茶樹,古黃連茶樹或嗚咽哭訴、或尖厲嘯叫、或憤怒怪吼,是古黃連茶樹對肆虐寒風地嚴厲叱責,也是古黃連茶樹對狂暴寒風地無情諷刺。但是嗚嗚怪叫的古黃連茶樹,總把教室里的我們嚇得瑟瑟發抖。放學了,看到古黃連茶樹怒發沖天,腰桿挺拔,雙手叉腰,怒叱寒風的天神樣。瞧見古黃連茶樹嗚嗚怪叫,手臂揮動武打,要撕碎寒風的殺神樣。我們更加膽寒,都拉緊書包帶,一口氣逃回家去了。

風和日麗的冬晨,和暖的陽光普照大地時,喜喳兒夫婦起了個早,在古黃連茶樹巔,碩大的窩旁,一邊曬著溫暖的太陽,一邊梳理著羽毛,時不時還幸福地歡唱幾聲;八哥已經理毛完畢,正呼妻、帶兒地飛離古黃連茶樹,去覓食呢;一大群小故雀[學名:樹麻雀(Passer montanus)別名:小故雀]團著身子蹲在樹枝兒上,慵懶地梳理著羽毛,縮頭縮尾地、唧唧啾啾地歡叫著,胖乎乎的身影甚是惹人喜歡;老哇兒時常光臨古黃連茶樹之巔,哇—,哇—,哇—地歡唱,也成了這個季節的寵兒。這個季節里能捉到的蟲子,就是古黃連茶樹底,已經落光葉子的壽星果兒[學名:冬珊瑚< Soianum pseudocapsicum L.var.difiorum(Vell)>別名:壽星果兒]樹上的星宿屎(不知名的蝶類或者蛾類結的蟲繭。老人們說是天上的星星到了晚上就會拉下一粒粒屎,落到了人間就成了這個樣子——星宿屎)。我們找到低矮的壽星果兒樹,總能摘到兩三個牢牢掛著的星宿屎。我們費力地撕開繭殼,倒出如蠶蛹一樣的蟲蛹,撓著蟲蛹的屁股,讓它們進行搖頭比賽呢。

除了以上這些趣事外,在古黃連茶樹下玩游戲也是一件非常愜意的事。彈珠子[珠子是皮跳子兒樹果實的果核。皮跳子兒<學名:無患子(Sapindus)別名:皮跳子兒>]、跳海(本地的一種游戲)、跳繩(繩是小調氣們用稻草搓成的)、踢毽子(毽子是用蠶豆葉子扎成的)、頂公雞架、滾鐵環、打嘚啰兒[學名:陀螺(Gyro)別名:嘚啰兒]。我們總把上學、課間、放學的時間安排得滿滿的,也總是玩得快樂極了。

喜喳兒銜小樹枝兒修窩,八哥叼草筑巢時,我們就知道春天到了。不久,古黃連茶樹枝頭就陸續冒出暗紅色的嫩芽,淺紅色的花蕾也爭先恐后地鉆了出來,一串串、一簇簇,比嫩芽還醒目。乘著春風,我們利用古黃連茶樹賜給的天然膠水——蜜油兒(樹脂),粘做紙飛機、紙坦克、紙風車、紙豆腐塊,并進行五花八門的有趣比賽。在我們的歡笑聲中,這些粗獷的漢子們也愛美地穿上漂亮的襯衫,有嫩綠的、有嫩黃的、有淡紅的,還有嫩綠、嫩黃、淡紅、暗紅等各種顏色揉合在一起的七彩霞衣。這時,俊美的漢子們輕松地招回了冬天規避的鳥兒們。古黃連茶樹林間又恢復了往日的喧囂、熱鬧。

盛夏,古黃連茶樹已經披上了濃濃的綠裝,正是各種鳥哺育雛鳥的最好時光,也是林間最熱鬧的時候,各種鳥最齊全,它們的叫聲此起彼伏、連綿不絕、悅耳動聽。憨斑[學名:斑鳩(Turtle Dove)別名:憨斑]咕—篤篤—,咕—篤篤—地歡叫著。老倌好過[學名:杜鵑(Cuculidae)別名:老倌好過;布谷鳥]晝夜嘹亮地歡叫著“老倌好過”或者“老倌倌好過”偶爾也“布谷、布谷”地歡叫一氣。老倌好過不但叫聲神奇,就連其神秘的身影也很少讓我們看到,而我們都認為是憨斑的另一種叫聲呢。或者是雛鳥嘰嘰嘰求哺食的歡叫。或者是成鳥厲聲警告、驅啄犯境之敵的尖叫……這一迷人的交響曲也許任何一位音樂大師也譜寫不出來吧。我們的好伙伴中有掏到大綠翠、八哥的雛鳥養大,并親密相伴的美事,因此在這個季節里,我們都努力去掏八哥等的雛鳥來飼養,但是都因為古黃連茶樹大、樹高難于攀爬,或只攀爬上去一丁點就有四五只兇悍的霆靈哥盤旋在我們頭頂,厲聲尖叫著驅啄我們,我們只好打消這個念頭,所以我們中絕大多數人都沒成功地掏到喜歡的雛鳥過。

盛夏的傍晚,盛會一場接一場。太陽一落山,成千上萬的大黃蟲[學名:棕色鰓金龜(Holotrichia titanis Reitter)別名:大黃蟲]就飛臨古黃連茶樹枝兒上進食、交配,樹枝兒上爬滿成堆成串的大黃蟲,空中也飛著密密麻麻的大黃蟲,還離著古黃連茶樹老遠,就能聽到嗡嗡的巨大喧鬧聲,這種盛會也會讓你驚訝的。更美的盛會是傾盆大雨過后又放晴的傍晚,金色的余暉把大地打扮得鮮亮耀眼,空氣中飄散著泥土、花草樹木的各種清香,閉目輕嗅這些清香,你會感受到無比凈潔、無比爽快的圣潔境界。一睜開眼,你就會發覺空中已經有幾只呼扇著兩對透明大翅膀的飛螞蟻[學名:白蟻(Temites)別名:飛螞蟻]了。上下飛舞的飛螞蟻就像蝴蝶一樣翩翩起舞,扇動的翅膀在余暉的照耀下閃著神秘的七色光彩,讓我們恍惚進入到了小精靈的童話世界:忽上忽下、忽左忽右飛行的是既淘氣又勇敢的彼得潘;緊隨其左右飛行的是可愛的小叮當仙子;飛行中東撞一下,西蹭一下的的是動物仙子;飛得又快又高的是風仙子;翅膀閃著藍光的是水仙子;翅膀閃著紅光的是花仙子;翅膀閃著黃光的是光仙子……我們還沒有給飛著的飛螞蟻們取完名字,更多的飛螞蟻就飛來了。頃刻間,鋪天蓋地的都是飛著的飛螞蟻,似乎這世界都是它們的了。在我們迷茫不知所措的時候,七八只霆靈哥嘰嘰地叫喊著來拯救世界了,它們撲扇著翅膀靈巧地旋轉騰挪,在空中撲食可口的飛螞蟻。也許是受到霆靈哥的熱情邀請吧,無數的小燕子、五六只大花雀[學名:鵲鴝(Copsychus Saularis)別名:大花雀]、二三只咝咕咕[學名:戴勝(Upupaepops)別名:咝咕咕]趕來赴宴了。小燕子們在空中靈巧穿梭捕食,大花雀、咝咕咕在地上匆忙啄食。一會兒,地上就留下了密密麻麻的透明翅膀和失了翅膀滿地亂竄的飛螞蟻,天空中的飛螞蟻也少了很多很多。夜幕降臨時,這些英雄們吃飽收工了。這時,數不清的鹽老鼠們自告奮勇地來接替英雄們的掃尾工作。這奇妙的盛會讓我們不禁感嘆大自然的無比神奇!

一個下了晚自習的傍晚,整個大地都被漆黑的墨色籠罩著,只有地平線以上的明亮天空讓人舒服、親近。在穿越古黃連茶樹林時,我們突然看到一株古黃連茶樹揮舞著一對巨大的龍爪,高昂著巨大而威武的龍頭,張嘴狂嘯著,沖出黑海,騰在空中,正飛馳向光明而廣袤的蒼穹,要去遨游、探索那神秘的世界。“龍!龍!樹龍!”我們齊聲高呼著,指點評論著,都被樹龍的精神——即使是一株呆樹也有沖破靈霄的凌云壯志,深深地震撼了。從此我每晚下自習都要欣賞欣賞樹龍,感受感受樹龍精神,不覺中,我被樹龍精神感染了:我為自己規劃了人生藍圖,把眼光放得很遠,很遠!

我三十五年前與古黃連茶樹親密相伴的美好夢境,被現實的噩夢無情地擊碎。昔日雄壯的古黃連茶樹林也不復在,昔日林間的歡聲笑語也不復在,昔日林間的誘惑也不復在……只留下五株有1180年歷史的古黃連茶樹茍延殘喘地存活在我們先祖殘破的墳塋旁,其余有1180年歷史的璀璨文明竟然被我們的愚昧無知,被我們的冷漠無情,被我們的狠毒兇殘輕易摧毀了。然而我們馬街人民竟然還熱衷于花巨資打造優美的校園,舒適的村級政府辦公環境,卻舍不得花半毛錢來拯救我們老祖宗傳下的、有1180年歷史的璀璨文明——古黃連茶樹,都還要叫我們老祖宗殘存的神識與滴血的靈魂拯救、保護古黃連茶樹。這種行為讓我不可理喻!               

上學后,我總認為我們學校擁有古黃茶樹林,是我們的驕傲,但是隨著經歷的事多了,又讓我認為我們學校周圍有古黃連茶樹林而不保護它們,是我們的恥辱。     

寒冬的早上,我們上學幾乎都會提著一個御寒的烤火工具——火籠(火籠一種簡單的烤火工具,用爛鐵碗或爛鐵盆拴上鐵絲做成的)。一有空,我們都會四處尋找上學烤火用的燃料。一次,我們中的一個淘氣包獨自一人把火籠里的燃料,倒進最大那株古黃連茶樹的樹洞里,燃燒后想取優質的火炭,為上學烤火用。因為風大火勢旺,火苗竟然從根部的樹洞順著空心的樹心往上竄去,所以他知道闖禍了,急忙滅火也已經晚了。村民趕來滅火,竟然也無從下手,也想不出好辦法滅火,只能眼睜睜地望著這株可憐的古黃連茶樹身上的各個樹洞里冒出濃濃的白煙。夜晚,可憐的古黃連茶樹身上的各個樹洞里噴出紅紅的火舌。這種現象足足持續了兩個月。村民怕古黃連茶樹燒倒砸到學校里的房屋,傷到人,就不得于地把其砍倒了。我們的好伙伴——古黃連茶樹就這樣凄慘地犧牲了一株,它樹梢頭碩大的喜喳兒窩也沒有了,而且從此再也沒有了,烏鴉也是再也沒有來過。私下里,我們把那個犯了大錯的小伙伴臭罵夠了,而且都認為他到學校,一定會被老師在校會上批評的,但是此家伙竟然沒事。這事讓我非常疑惑:此家伙把學校里的大樹都燒毀了,怎么老師不批評他呢?每個春季,學校都會組織師生進行美化綠化校園的植樹活動,但是就沒有那一個校長、那個老師組織學生給周圍的古黃連茶樹林澆過水,施過肥,除過蟲。這時我才清楚古黃連茶樹林跟學校沒有半點關系,也才認識到:學校周圍有古黃連茶樹林,我們不去保護是我們莫大的恥辱。             

上高年級時,我們的教室設置在靈通寺里。我這才醒悟過來,我們的學校是依托靈通寺擴建的,古黃連茶樹林是我們的先祖們建靈通寺栽種的。建廟栽樹:一有紀念的作用;二有界標的作用;三有防風沙、防寒避暑的作用。我不由對祖先們的超凡眼見卓識倍加敬佩,而更加鄙視他們的子孫后代——我們的鼠目寸光。

在我讀小學的時候,雖然人們不關心、也不保護古黃連茶樹,但是人們和古黃連茶樹還是能和平相處,也就是一個無知的小伙伴在無意中毀了一株古黃連茶樹,一個冒失的村民修枝、打叉,把一株古黃連茶樹弄成龍形了。災難發生在我離開家鄉求學、工作的三十五年間。

隨著人們的生活水平越來越好,但是人們的貪欲卻越來越大。古黃連茶樹阻礙到了他們修路,建房,他們就殘忍地對古黃連茶樹下毒手了。毒手一,把古黃連茶樹的尖兒砍了,枝杈砍了,只剩軀干活不成了,冠冕堂皇地毀掉;毒手二,把古黃連茶樹的樹皮剝光,等古黃連茶樹死了,心安理得地毀掉;毒手三,刨根澆毒藥,把古黃連茶樹弄死,恬不知恥地毀掉;毒手四,拿上先進的伐木工具,明目張膽地把古黃連茶樹直接毀掉……

每次回家鄉,我看到逐漸少了的古黃連茶樹,心都在痛,都在滴血,多么期望村級政府、學校站出來阻止這場殺戮呀!等到的確是無比的絕望!靠我們老祖宗殘破的墳塋、殘存的神識、滴血的靈魂,才在這場殺戮中救下了五株古黃連茶樹。這是我們馬街人民的奇恥大辱呀!

近久,我在觀看優美的馬街小學校園時,看到了靈通寺已經修繕好,并分離出去了。我就游覽了靈通寺,并看到了靈通寺修繕紀事碑記有:“本寺始建于公元八百三十七年,屬南詔第七代王晟豐祐羅部籍王妃出資所建。”古寺有1180年的歷史!古黃連茶樹也有1180年的歷史了!是唐朝就流傳下來的啊!我驚呆了,半天才回過神來,并狠命地批評自己愚昧無知——我原來一直愚昧地認為古黃連茶樹只有五百多年的歷史,對毀樹也就嘴上罵罵過癮,心里咒咒解氣罷了。                          

我在驚恐之余,趕快查找多方資料求證。勸豐祐,823年—859年在位,是南詔國第七代國王,也叫晟豐祐。晟豐祐羅部籍王妃——采訪了管寺廟的老人才知道,晟豐祐羅部籍王妃是現在云南省祿豐縣勤豐鎮高寨村人氏。國內有一千多年歷史記載的古黃連木:山東濟寧市古楷園小區,古黃連木有2400余年的歷史;云南省澄江縣陽宗鎮新街村龍泉寺南側,云南黃連木王有1210年;云南省祿豐縣勤豐鎮馬街村委會靈通寺周圍的五株黃連木有1180年的歷史(1180年的歷史還是最保守的計算值)。

鐵的實證,稀奇的千年古黃連茶樹。我在羞憤之中寫下此文,期望此文能罵醒我們馬街的人民,趕快行動起來搶救古黃連茶樹!也期望此文能感動更多的有識之士,熱心地來拯救千年的璀璨文明——古黃連茶樹!

2019年,馬街迎來了可喜的喜訊。各級政府積極審請來資金,以馬街靈通寺為名片,打造特色小鎮。已經把通往靈通寺老舊窄的小路擴成了寬闊的大馬路,還打造了一個精致的靈通寺廣場,為下一步馬街特色小鎮的開發打通了生命之路。馬街的智者并為馬街特色小鎮規劃了美好的發展藍圖。這是我們馬街人民值得驕傲的喜事!

這真的是馬街喜人的大事,但是我更希望馬街的仁人志士不要忘記了馬街最大、最靚麗的名片——云南省祿豐縣勤豐鎮馬街村委會靈通寺周圍的五株有1180年歷史的黃連木樹。

名稱:電話:
共3條評論

發表
留言:匿名發表時間:2019-11-14 10:27:00
保護古樹,有你,有我,有他。
留言:匿名發表時間:2019-11-14 13:09:00
好文
留言:匿名發表時間:2019-11-20 12:16:00
滿滿的童年之天真,凄凄戚戚的無奈
pk10如何将100玩到一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