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帽”的安居房 ——普洱市瀾滄縣竹塘鄉募乃村原村委會主任楊躍瓊違紀違法案

日期:2019-10-31來源:楚雄市紀委點擊:2630 字號: 手機:

掃描微閱讀

在瀾滄縣竹塘鄉募乃村諾國一組、二組、那諾科、光面小組等村民小組約260戶危房改造實施后不久,每一個房屋頂上都要加蓋大約1米高的彩鋼瓦大棚,遠遠望去,以為是少數民族地區的特色風貌,究其緣由,均是剛建好不久的安居房都出現了不同程度的漏雨問題,不得不戴上了避雨“帽”。

事情要從2018年8月一封遞給脫貧攻堅專項巡察組的匿名舉報信說起。

追根溯源,8萬元安居房款牽出村主任百萬貪腐案

“募乃村村民委員會主任楊躍瓊以兩名孤兒的名義套取農村危房改造助補資金用于自己建房。”在瀾滄縣委巡察組進駐竹塘鄉募乃村開展脫貧攻堅專項巡察期間,一封匿名舉報信引起了巡察組的高度重視。

“群眾利益無小事!”隨著巡察組對舉報事項與募乃村“兩委”干部、群眾深入交談、了解,查看建房資料,逐步掌握了楊躍瓊套取2戶8萬元農危改資金等有關證據,隨后,巡察組將其作為問題線索轉交到瀾滄縣紀委監委。

“農村危房改造,涉及到貧困農民切身利益,必須對強占掠奪、虛報冒領、優親厚友、貪污挪用農危改補助資金的行為嚴肅查處!”縣紀委監委主要負責人激動地說。

隨后,該縣紀委監委迅速對該線索進行了分析研判,及時成立了專案組,兵分兩路開展初步核查,一邊找相關人員詢問核實,一邊對楊躍瓊的個人賬戶信息進行查詢核對。

這一查著實讓調查人員吃了一驚。楊躍瓊的銀行交易流水記錄竟達幾百萬元。“楊躍瓊銀行交易流水巨大,定期存款達80萬元,明顯與其收入不符,這個案子不會就這么簡單!”調查人員沒有就此罷手,隨后對與其往來密切的賬戶進行了篩查,發現楊躍瓊賬戶流水主要集中在與工程老板劉某有比較多的資金往來。

經排查,調查人員逐步鎖定楊躍瓊及其丈夫陳文忠。2018年4月,瀾滄縣紀委監委先后對楊躍瓊及丈夫陳文忠、工程老板劉某采取留置措施。

權錢交易,搭成撈錢“夫妻檔”

1970年出生的楊躍瓊,從1991年開始就在竹塘鄉募乃村任村醫,直到2007年當選竹塘鄉募乃村村民委員會主任后才辭去村醫職務,其丈夫陳文忠曾在竹塘鄉農業服務中心工作并兼任竹塘鄉村鎮規劃建設服務中心主任、脫貧攻堅站副站長、項目驗收組副組長等職務。

為推進脫貧攻堅工作,募乃村實行村“兩委”班子成員分片包干制度,根據分工,楊躍瓊負責推進其所掛鉤片區的諾國一二組、那諾科、大廣扎4個村民小組易地搬遷、危房改造等項目。

易地搬遷、危房改造等項目資金來源主要是國家扶持資金和群眾自籌,危房改造項目主要是通過群眾自主選擇工程老板建蓋房子,由村“兩委”負責評審、報送相關材料。因此,一向雷厲風行的楊主任,再加上其丈夫陳文忠的特殊身份,在其掛鉤片區實施易地扶貧搬遷、危房改造等項目承建施工人選竟由她一人說了算。

“我想承建諾國一組和諾國二組的危房改造項目,差不多60來戶房子,如果做得‘吃’,我們一起分‘吃’,做不得‘吃’,我自己承擔。”洞察“商機”的工程老板劉某主動和楊躍瓊夫婦商量,想承建楊躍瓊所掛鉤聯系的村民小組的危房改造項目,并許諾會將施工盈利與他們夫妻“分吃”。

“我們家要在瀾滄縣城買套商品房。”在楊躍瓊夫妻答應劉某的“分吃”計劃后不久的一次閑聊中,楊躍瓊意有所指地提到,隨后,劉某及時主動地給楊躍瓊匯款5萬元。

在不勞而獲的收到第一筆“分吃款”后,楊躍瓊夫婦的膽子越來越大,受賄的金額越來越多,在腐敗的泥潭里越陷越深。

2013年6月至2017年11月期間,楊躍瓊利用其擔任募乃村村民委員會主任以及其丈夫陳文忠擔任竹塘鄉危房改造驗收小組副組長的職務便利,為劉某介紹260余戶農村危房改造項目,楊躍瓊和陳文忠先后7次共同收受劉保生賄送人民幣94.6708萬元。此外,其丈夫陳文忠私下向劉某索要“好處費”8次38萬余元,用于賭博、喝酒等低級生活趣味,恣意揮霍。

在此期間,楊躍瓊充當劉某的“代言人”,為其鞍前馬后,疏通群眾思想工作、解決農戶的矛盾糾紛、代收建房款等,其丈夫陳文忠作為驗收組副組長為他們的“豆腐渣”工程一路放行,亮“綠燈”。

“房子質量差,建好后不到一年就開始漏雨,通過我們跟楊主任反映,又說要加蓋一層1米高的彩鋼瓦,我們又追加2萬元的費用。”在走訪中,一名群眾氣憤地對調查組說。顯而易見,在巨額利潤的背后是對民生工程偷工減料,嚴重損害群眾的切身利益,啃噬群眾的獲得感。

大小通吃,把民生項目當成發家致富的“提款機”

楊躍瓊夫婦在唱著撈錢“夫妻檔”這一發財“二人轉”的同時,還上演了一出“賺錢靠群眾”的戲碼,將扶貧項目當成發家致富的“提款機”,不放過任何一個機會瘋狂斂財。

2015年,楊躍瓊利用職務便利,以募乃村廣面二組李扎啊的名義套取農村危房改造扶貧專項資金4萬元占為己有,該筆款項被楊躍瓊用于自家建房支出。

2016年,楊躍瓊利用職務便利,以募乃村學堂大寨李海燕的名義套取農村危房改造扶貧專項資金4萬元占為已有,其中1萬元被楊躍瓊用于生活開支,另外3萬元存于李海燕銀行帳戶中。

2015年,楊躍瓊利用職務之便,以自己的名義申請愛心水窖工程項目資金2.7萬元,在劉保生為其無償建設后,楊躍瓊便將下撥的愛心水窖工程項目資金占為己有。

……

2012年3月至2018年2月期間,楊躍瓊利用其申報、審核危房改造項目和愛心水窖項目的職務便利,非法侵吞國家資金共計14.6萬元。

楊躍瓊將貪婪的手伸到了農村危房改造、愛心水窖等民生項目中,以一己私欲套取、侵占群眾利益,損害群眾切身利益。

目無紀法,無知主任終撞南墻

“楊躍瓊及其丈夫陳文忠的貪腐行為發生在黨的十八大后,是不收斂不收手、頂風違紀違法的典型。”調查組辦案人員表示。

在調查組對其問題線索開展初步核查初期,楊躍瓊為掩蓋其利用他人名義套取危房改造資金的行為,經與當事人商議后,補寫了虛假的委托建房協議。楊躍瓊偽造虛假委托建房協議,企圖對抗組織審查。

“定期存款的80萬元中,兒子結婚收受禮金40萬元。”在案件初步核實階段,為掩飾巨額財產的來源,楊躍瓊主動對調查組交代。

然而,楊躍瓊拋出的“迷霧彈”并沒有迷惑到辦案人員,反而牽出了兩年前竹塘鄉紀委在對楊躍瓊為其兒子大操大辦婚宴的問題立案審查時,其故意隱匿禮金帳本,對抗組織審查的案情。

楊躍瓊受到開除黨籍處分,并責令其辭去村委主任職務,其涉嫌違法問題被移送司法機關處理;其丈夫陳文忠受到開除黨籍、開除公職處分,其涉嫌違法問題被移送司法機關處理。

“一年只開一到兩次黨組織生活會,來到這里,我才知道有《中國共產黨紀律處分條例》,才開始認真研讀黨章……”作為一名具有24年黨齡的老黨員,在調查組問其“三會一課”是否落實時,楊躍瓊的回答竟是不知道是什么內容,對黨紀國法更是置若罔聞。在楊躍瓊違紀違法的背后,是少數基層黨員干部對紀律規矩的無知,黨組織生活的儀式感在村級黨組織缺失,缺乏對中共黨員身份的榮譽感、使命感的認同,黨性觀念蕩然無存,究其緣由,少數基層干部基層黨員干部不注重學習,忙于事務。

楊躍瓊違紀違法案更是折射出對基層組織監管缺失,該案中村級集體議事制度形同虛設,本應集體決策的安居房、易地扶貧搬遷項目建設,產業發展資金使用卻讓其一人說了算。權力如果不受監督或監督不力,就如同脫韁的野馬,結果必定是人仰馬翻。楊躍瓊及其丈夫陳文忠作為黨的干部,利用“微權力”肆無忌憚地與民爭利,把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拋在腦后。然而,竹籃打水一場空!楊躍瓊不僅什么也沒有得到,反而丟了自由,還給上有80來歲的四位父母帶來無盡傷痛,也讓家人操碎了心。(何應萍)

名稱:電話:
共0條評論

發表
pk10如何将100玩到一万